【活佛转世】王权高于教权——历代中央政府对活佛转世的支持

发布时间:2022-04-23 10:08:00 | 来源:​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 作者:​王尧 | 责任编辑:

王尧(1928.3-2015.12),男,汉族,江苏涟水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藏学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央文史馆馆员,著名藏学家、民族史学家,北京大学兼职教授,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员,波恩大学《藏文历史文献》刊编委(1981年起)。

从历史上就可以看出活佛转世制度是自然发展的需要,历代中央政府都加以支持,明清两朝朝廷的大力支持、宣传和推举,使活佛转世制度达到新的高峰,清朝尤甚。

乾隆帝学习藏文

清朝乾隆皇帝很有作为,对学习语言也很有兴趣,他的母语为满语,又学习并精通了汉语、蒙语。他知道中国是多民族国家,不愿事事通过翻译转达,想直接和少数民族对话,于是师从章嘉活佛学习藏文,章嘉活佛成为他在了解藏族事务、藏族宗教以及藏语方面的老师。章嘉活佛是青海人,郭隆寺(后更名佑宁寺,在今互助县)有三大活佛,称为“尼达噶松”(nyi-zla-skar-gsum),即“日月星三活佛”,章嘉活佛就是其中之一。他后来又学习了维语,因为当时新疆事务也不少。乾隆帝在位期间由朝廷主持出了几本多语种的大书,一是《五体清文鉴》,五体是满、蒙、汉、藏、维,五种语言对照词汇,分九十几个门类;二是《西域同文志》,同文者,即用几种语言共同标注一个地名,书中将西部地区的地名用几种文字标注出来。如珠穆朗玛峰,世界第一高峰,至今很多外国人还顽固地称为Everest峰,Everest是印度测量局的局长,宣称他在西藏发现了一个高峰,所以就叫Everest峰,后来中国人在《西域同文志》中发现,这个地方标为“jo-mo-glang-ma”(珠穆朗玛),证明这个地方是中国人最早发现的,而且有文献记载的名称是“jo-mo-glang-ma”,所以1952年中国政府就将其正名为珠穆朗玛峰。

乾隆帝僧装像

乾隆帝对藏传佛教的两种态度

乾隆皇帝在文化上做了许多事,但他的智慧有点怪。一方面他对藏传佛教非常崇拜、非常信仰,现在北京故宫有几个殿是他修藏传佛教密法的密殿,其中的雨花阁,共四层,是乾隆帝修事、行、瑜珈、无上瑜珈四个步骤的殿,这个殿里挂的匾牌是用满、汉、藏三体文字标上去的,殿内供有许多主尊、护法。这个殿“文革”时都封着,现在整理出来了。此外还有好几个殿,如中正殿,是个大殿,是清朝宫廷藏传佛教活动的中心,乾隆皇帝的子孙一直都保留这个殿,后来民国时期失火被烧掉了。当时宫里的太监偷这些六品佛楼里的佛像,有些流失到国外,并出有故宫文物专册,很多外国人都知道。另一方面,他有一篇文章《御制喇嘛说》,刻成碑,放在雍和宫,开宗明义就说“佛本无生,何来转世”。他不相信转世,他说释迦牟尼佛就说根本无生无灭,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何来转世?但老百姓认为需要转世,需要一个精神领袖,所以他就从俗,将活佛转世制度在西藏形成了由朝廷最后控制的制度——金瓶掣签制度。

雨花阁外景

雨花阁:位于紫禁城内廷外西路春华门内,是宫中数十座佛堂中最大的一处。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乾隆皇帝采纳蒙古三世章嘉呼图克图的建议,仿照西藏阿里的托林寺坛城殿,在原有明代建筑的基础上改建成雨花阁。雨花阁为楼阁式建筑,外观三层,一、二层之间靠北部设有暗层,为“明三暗四”的格局。建筑形制独特,具有浓郁的藏式佛教建筑风格。雨花阁严格按照藏密的事、行、瑜伽、无上瑜伽四部设计,分层供奉各部主尊像,是我国现存最完整的藏密四部神殿,对于研究藏传佛教具有重要的意义。

清宫六品佛楼:“六品佛楼”之称源自清宫档案,系指清代宫廷中一种典型模式的藏传佛殿。从乾隆二十二年至四十七年间(1758~1783年),清宫先后修建和装修的六品佛楼达八处之多,其中紫禁城内有四处:建福宫花园内的慧耀楼、中正殿后淡远楼、慈宁宫花园内的宝相楼、宁寿宫花园内的梵华楼,长春园有一处:含经堂西梵香楼,承德外八庙有三处:珠源寺中的众香楼、普陀宗乘之庙大红台西群楼、须弥福寿寺妙高庄严西群楼。这八处六品佛楼形制及佛像布置一致:皆为七开间,平面呈横长方形,按显宗与密宗四部配置佛像。中央明间上供宗喀巴大师像,下安佛龛、佛塔或旃檀佛。左右各三间,楼上自西向东依次供奉般若、无上阳体、无上阴体、瑜伽、德行、功行六品佛像及法器,楼下各间供各式佛塔。每间各供佛像一百二十二尊,每间前供桌上还各供有大佛像九尊,六间共供有大小佛像七百八十六尊。紫禁城中现存的六品佛楼有梵华楼、宝相楼,只梵华楼一座基本保存完好,是我们今天研究乾隆时六品佛楼佛像供奉仪轨的重要依据。

梵华楼外景

金瓶掣签制度

乾隆皇帝颁赐了两个金瓶(金本巴瓶),每瓶有几个象牙签,一个放在西藏大昭寺内,一个放在北京雍和宫。大昭寺的主要是达赖、班禅这样的大喇嘛去世以后的转世由抽签决定。内地的一些藏庙,如承德外八庙、五台山等地的藏传佛教寺庙,这些寺庙的活佛转世也要抽签决定。因为乾隆时期活佛转世成为操办转世人的特权,操办人从中可以营私舞弊。乾隆帝知道后就很生气,从此颁赐两个金瓶。再加上当时六世班禅去世后,尼泊尔廓尔喀人到日喀则来抢财产,乾隆帝就派福康安率一千五百人打到尼泊尔,回师以后,颁布《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头一条就是金瓶掣签制度,解决达赖、班禅转世问题。王权高于教权,这是中国的传统。

金本巴瓶(清)

关于王权、教权的关系曾经发生过很多辩论,为了出家人是否要拜王者,有很多辩论,最后不了了之。王权和教权究竟谁大,在中国最后是面对现实,出家人要依靠皇帝,国师、帝师都是皇帝封的,班禅、达赖转世的决定要抽签,谁来抽?由驻藏大臣代表皇帝抽签决定,这就是王权高于教权。

寻访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大师五十岁往生,全国震惊,因为他身体很好,接近群众,还是国家领导人之一。国务院决定,2月1日,根据藏族民族和宗教的传统来解决,寻找转世活佛。

中央决定寻访灵童,由国务委员李铁映和罗干参加并主持。按照历史,以前驻藏大臣主持坐床,是二品、三品,现在国务委员比照清朝官品应相当于从一品、正二品吧,并且是两个人。后来就由波米仁波切抽签,宣布坚赞诺布为十一世班禅,李铁映主持坐床,这是国家的盛典,由国家重量级人物主持。

七岁和七十岁的对话

第二年,第十一世班禅坚赞诺布带团到中央致谢,他当时七岁吧,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江泽民主席接见他并和他谈话。七岁和七十岁的对话!对话的时候,他说了三句话:感谢中央把我确定为转世活佛;我要好好学习;我要做一个爱国爱教的好活佛。中国政府非常理性地对待民族宗教问题,尽管他是个七岁的孩子,但他代表了一个民族,代表了一个宗教,代表了一种文化,对这个民族、这个宗教、这个文化要有足够的尊重,这件事情本身是办得很出色的。

扎什伦布寺

历史上的朝廷和后来的历届政府包括国民政府、中央人民政府对西藏等地区的活佛转世制度的关怀,对民族的和宗教的习惯、传统的尊重,形成了金瓶掣签制度和完整的活佛转世制度。这种制度是藏族的一个发明创造,实际上是维护名人效应,推出来藏传佛教的领袖人物,使法统不致中断,财团力量集中,造就了一批在佛学上有造诣的人,因为他们历辈传承,有藏书。活佛的转世实际上就是承认他固有的地位和产生的影响。

中国历代政府在这件事情上都尊重藏族的民族和宗教的传统,对活佛在社会上的作用和地位都是予以确认的,但是也强调一点:王权高于教权。

附表:达赖喇嘛世系表

一世达赖(追认) 根敦珠巴(1391~1474年),扎什伦布寺创建人,自任座主二十年。

二世达赖(追认) 根敦嘉措(1475~1542年)

三世达赖 索南嘉措(1543~1588年),俺答汗赠尊号“圣识一切瓦齐尔达赖喇嘛”,此为达赖喇嘛称号之始。

四世达赖 云丹嘉措(1589~1616年),蒙古族。

五世达赖 阿旺罗桑嘉措(1617~1682年),清政府赐金册金印,册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称号从此确定。

六世达赖 仓央嘉措(1683~1706年)

七世达赖 罗桑格桑嘉措(1708~1757年)

八世达赖 绛贝嘉措(1758~1804年)

九世达赖 隆朵嘉措(1805~1815年)

十世达赖 粗墀嘉措(1816~1837年)

十一世达赖 凯朱嘉措(1838~1855年),1855年受命于清政府,掌管西藏地方政权,暴卒,年仅十八岁。

十二世达赖 陈列嘉措(1856~1875年)

十三世达赖 土丹嘉措(1876~1933年)

十四世达赖 丹增嘉措(1935~),1959年叛逃国外。

班禅额尔德尼世系表

一世班禅(追认) 克珠杰·格勒贝桑(1385~1438年)

二世班禅(追认) 索南乔朗(1439~1504年)

三世班禅(追认) 罗桑敦朱(1505~1566年)

四世班禅 罗桑却吉坚赞(1567~1662年),固始汗赠“班禅博克多”称号,此为班禅称号之始。

五世班禅 罗桑意希(1663~1737年),康熙帝赐封“班禅额尔德尼”名号。

六世班禅 贝丹意希(1738~1780年)

七世班禅 丹贝尼玛(1782~1853年)

八世班禅 丹贝旺秋(1854~1882年)

九世班禅 却吉尼玛(1883~1937年)

十世班禅 确吉坚赞(1938~1989年)

十一世班禅 坚赞诺布(1990~ )

【摘编自王尧先生著作《走近藏传佛教》(中华书局2013年出版)的“活佛转世制度”部分】

版权所有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604533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5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