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恩师喜饶嘉措
作者:阿沛•阿旺晋美
发布时间:2008/12/26     阅读全文 】  打印打印


        恩师喜饶嘉措离开我们已经许多年了,但他老人家慈祥的音容笑貌,迄今犹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现将我亲见亲历的几件事陈述如下,以志纪念。 

从师喜饶嘉措大师

我10岁左右时,喜饶嘉措大师受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委托,在罗布林卡做新版《甘珠尔》大藏经的校勘工作。我当时由别人引见,得到了拜师求教的机会,用三年的时间,聆听大师讲授藏文文法,以及佛学的基础知识和仪规等。在这期间,经大师谆谆教诲,循循善诱,使我受益匪浅。我经过努力学习,潜心钻研,所取得的相应的成绩,也深受大师赞赏,从而建立了十分融洽的师生关系。

大师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奔走呼号

1936年左右,大师应国民政府的邀请去南京任职,并在北京、清华等五所大学讲学。此后直到1951年初的这段时间里我再也没有见到他。大师在西藏学习、工作的三十余年间,以他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品德,在西藏各阶层人民中颇有影响。1949年,大师响应党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关于和平解放的号召,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奔走呼号。据我所知,从1949年冬到1950年秋,大师曾先后从西宁、西安、北京分三次向西藏发表广播讲话,讲述当时国内形势的发展情况,宣传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民族政策,表达他对西藏故土和人民的无限怀念之情。当时由于通讯设备及技术等各方面的限制,对大师的每次广播讲话,只能听个大概,但大师的声音却能听得十分真切,从而在大师当年的学生和朋友之间互相转告,庆幸大师还健在。1951年,以十四世达赖喇嘛为首的原西藏地方政府,响应党中央、中央人民政府的号召,派出以我为首席代表的代表团赴京。在当年春夏之交,我们偕部分代表团成员到达西安,大师也恰好在西安。

他偕同当地的有关领导同志到机场迎接我们。师生阔别近二十年之后,一旦意外相逢,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在机场相遇之后,晚上又由当地领导同志设宴为我们洗尘,大师也应邀作陪。在机场和宴席间,大师以他特有的真诚坦率和豁达幽默的风度,一方面认真地对我说:“据我一年多来的观察,毛主席、共产党是伟大的,他们制定和执行的各方面的政策,尤其是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是正确的,你们完全可以信赖。”同时还饱含深情而又赞扬地说:想不到当年的小孩子, 现在也长大成人了。

真诚地热爱党、热爱祖国

西藏和平解放后,1954年在北京召开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时,我当选为西藏代表,喜饶嘉措大师当选为青海省的人民代表,师生双方又一次在北京相会,并且自此之后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只要到北京开会,我们总能相见。他曾说:“共产党的各级干部,不讲排场,不谋私利,节衣缩食,吃苦在前,艰苦奋斗,使人钦佩。我们应该为有伟大的共产党,伟大的毛主席而引以自豪和坚定信心。” 高风亮节永留人间。

从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大师受到了冲击,不久去世。但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党中央实施全面拨乱反正的方针,对大师也给予了平反,由青海省委、省政府出面,在西宁市召开了隆重的喜饶嘉措大师平反昭雪大会。此后,一些熟知大师的中央领导同志,如习仲勋、杨静仁等,联名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对大师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工作和各种社会活动作了充分的肯定和公正的评价。大师的原籍古雷寺,在政府的帮助下,募捐集资,修建了纪念堂;大师的遗著,已由青海省民族出版社编辑整理,分上、中、下三集出版发行,它们将作为大师的珍贵遗产永留人间。(作者系全国政协副主席)

 


busy
责任编辑:宗哲
文章出处:《西海都市报》2006年11月30日
  文章评论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