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巴赤列

发布时间:2021-09-26 16:05:03 | 来源: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 作者: | 责任编辑:

image.png

强巴赤列(byams-pa-vphrin-las,1929.10—2011.2)男,藏族,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人。著名藏医药及天文历算学家、“国医大师”,藏医学界泰斗,也是我国藏医界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2011年2月21日在拉萨逝世,享年83岁。

3岁开始跟其父学藏文,7岁进私塾,后入哲蚌寺当挂名喇嘛。其父多吉坚赞是著名藏医和历算学家,为著名藏医药学家钦绕诺布之师。医学世家的家学渊源熏陶了强巴赤列,他于民国三十年(1941)进“门孜康”(即藏医历算学院),受教于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的侍医、门孜康院长钦绕诺布,成为其再传弟子,以9年时间系统地学习了藏族医药学和藏历星算学知识。

1953年6月参加工作,195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西藏青联办公室副主任,拉萨市南城区区长,拉萨市藏医院院长,西藏大学筹备组成员,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党委书记,自治区卫生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自治区藏医学院名誉院长,自治区科协主席,自治区科协名誉主席。1986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第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届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中医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医网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中藏医分会会长,西藏天文历算学会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传统卷编辑委员会顾问、《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藏医分卷》副总编、《中国医学通史》编审委员、《中医年鉴》编委、《西藏历算学总汇》主编等职。

成果介绍

强巴赤列在近70年的藏医生涯里,对藏医学、藏药学、藏医历史学、天文历算学等学科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先后编写有关藏医藏药和天文历算方面著有20多部著作、100多篇论文、13种教科书。

1951年,人民解放军进驻拉萨。在与解放军的最初接触以及后来担任解放军藏语文教师的经历中,强巴赤列知道了解放军“救死扶伤”精神和恩师的教诲是一致的,并且学到“进化论”和“劳动创造世界”等闻所未闻的知识和道理。此后,强巴赤列产生了藏医与现代医学相结合造福西藏人民的想法。传统藏医治疗不分科,不给病人建立档案,检验手段单一。

1962年强巴赤列担任拉萨藏医院的院长,开始在医院大力推动分科门诊,引进先进检测手段和仪器。如今,藏医院已经发展成一所现代化的医院,藏药的科学研究也在强巴赤列的推动下取得显著成果,一系列包括治疗乙肝、高原反应等的特效藏药问世。

1974年,拉萨市卫生学校藏医班正式开学;但学校没有教材,也无人能写,他在教学资料很少的情况下,凭着惊人的记忆力和自己的藏医实践,根据《四部医典》,为藏医教学编写了《藏医基础学》、《生理学》、《诊断学》、《病理学》、《内科学》、《外科学》、《五官学》、《妇科学》、《儿科学》、《方剂学》等11种藏医学教科书。强巴赤列针对当时藏医学仍处在抢救阶段,学生的文化层次较低的现实,将这套教材写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这也是藏医史上首次按照先进的医学分科方法写出的藏医教材。不但在西藏,而且在青、甘、川、滇、内蒙等省区也都成为最通用的藏、蒙医教材,成为人们研究和学习藏医的必读书目。藏学家认为,这是第一次用现代观点系统地描绘和总结藏医真正奥秘的科学著作。

为了抢救藏医药和天文历算资料,从1980年开始成立了图书抢救小组,负责搜集、整理、复制、抄写、绘制、雕刻书版等工作,如今藏医院资料室已保存各种论著7000多种部。为了继承和发扬藏医学这门古老而又实用的科学,更好地为人民健康事业服务,培养后继人才,建立了丰富的经验资料库。

1989年9月,西藏大学藏医系与藏医学校正式合并,升格为西藏藏医学院,强巴赤列时任院长,他所写的《藏医传统医德规范》和《藏医师承学》教材是藏医学院的教材之一。

传统的藏医与天文历算的关系密不可分。他多次深入农牧区,在传统历算内容、气象等方面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对《时轮历精要》作了认真细致的修订,并编写了《西藏天文历算学简史及气象经验》和《几年来的历算工作总结》。他将罗睢盘应用于日月食预报和天气预报,扩充了传统内容,提高了预报的准确性。尤其是他主持编写的《四部医典彩色挂图全集》(藏汉、藏英版)被誉为国内藏医界第一部教学彩色挂图。《历代藏医名人略传》《四部医典形象论集》为藏医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分别获1991年中国医史文献图书评比优秀奖和铜奖。

1993年撰写《中国藏医》。此书1996年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出版社出版(藏汉两种版本)。

在藏医经典中,集大成的著作是成书于1200年前的《四部医典》,这是强巴赤列学习的主要内容。由于长期研读发黄的木刻书和细如针尖的藏文,强巴赤列的眼睛彻底失明。1998年双目失明的强巴赤列在助手的帮助下编写《四部医典系列挂图全集》藏汉、藏英对照本,5年时间为5000多幅图片一一做了注解,共计25万字。

《四部医典系列彩色挂图》是公元1703年米杰萨热绘制完成的八十幅唐嘎。由于不少医生难以理解八十幅唐嘎的内容。1999年他开始编写《四部医典彩色挂图释难蓝琉璃之光》。三年的科研项目计划,他负责全部科研编撰工作,尤其是作为注解的小圆圈图表五千多幅,为深刻理解系列挂图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不但在祖国医药学历史中绝无仅有,在世界医药学历史中亦属罕见。强巴赤列先生编写三十多万字的《四部医典彩色挂图释难蓝琉璃之光》,成为一部藏医工作者必备的书籍,具有研究、参考、珍藏和广泛使用价值。仅在2000年一年内编写了《藏医诊治学》、《祖先经验宝串》、《三百多年之中的历代藏医学家的突出贡献》等论著。2006年,强巴老人虽然双目失明,但还是以惊人的毅力重新整理并主编410万字的《藏医四部医典八十幅曼唐释难蓝琉璃之光》,该书是目前诠释《四部医典》最有份量的著作。

强巴赤列主持和参加了四项省、部级重大科研课题,其中藏药治疗萎缩性胃炎和乙型肝炎疗效达96%,获部级科技进步奖,这是西藏卫生界到目前获得的最高奖项。用藏药红景天和茅膏菜抗缺氧、抗衰老、提高免疫作用的研究课题也成为西藏首例研究国家级新药首例,而且也是首次获国际自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唯一课题。他不仅组织指导科研攻关,还很重视藏医药学术研究工作。每年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进行学习交流,加强藏医药在国内外的影响。1998年9月11日至20日,与北京和西藏的藏医专家赴台湾参加台湾中医研究所及台北国父纪念馆等联合举办的海峡两岸中医、藏医学术交流活动。并先后赴尼泊尔、日本、美国等国家讲学,与日本自治医科大学、美国克罗拉多大学、德国汉堡大学建立了密切的学术协作关系。

强巴赤列倡导并负责创建藏医学院、藏医院研究所、天文历算研究所以及扩建自治区藏医院。为藏医事业的发展、提高藏医药学术水平和临床实践水平、医德医风等做出了大量的有益的工作。他倡导藏医优良传统与现代科学管理方式的结合,使西藏自治区藏医院的管理工作独具特色。自八十年代以来,他任院长期间,藏医院常年开展门诊、住院、家庭病床、巡回医疗、国内外信诊邮药室等多种服务形式,每年就诊人数达30万人次。作为国家级专家的强巴赤列院长倡导的高尚的医德医风在藏医院已尉然成风。

相关荣誉

1986年获国家人事部授予的中青年有突出贡献证书。

1987年被授予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

1988年国务院授予政府特殊津贴,被卫生部评为全国医院优秀院长。

1991年《历代藏医名人略传》获中国医史文献图书评比优秀奖。

1991年《四部医典形象论集》获中国医史文献图书评比铜奖。

1994年召开的全国民族团结表彰大会上被选为先进个人。

1999年分别列入香港《国际名人录》英国Cambridgeb230pEngland《世界自传中心》、《中国100个杰出科学家名人录》。

2000年列入《中国八百个优秀领导辞典》、《当代中国人才库》。

2000年10月强巴赤列教授编写的论文《描绘藏医四部医典内容之唐嘎画》,经大会专家评审委员会审核,被评为《国际千禧名医论文金杯奖》《国际千禧名医金杯奖》。同时编入《世界传统医药新进展》刊物。我国藏医界首次获得此项奖,充分证明藏医药的学术论文水平已达到国际水平。

1995年6月份开始编写的《中国藏医》一书,获中国少数民族图书奖;

2009年,被评为首届国医大师。

藏医临床及药物研究方面强巴赤列主持和参加的四项省、部级重大科研课题中的藏药治疗萎缩性胃炎,总有效率达96%,获卫生部科技三等奖。

个人图集














版权所有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604533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580号